您当前的位置:全球风时尚网 > 时尚热点正文

圣天门口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4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周海媚

  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自己是来镇上养病的,并且也给马镇长打过了招呼,马鹞子听后说自己是来抓共产党的,阿彩从镇子上买来的红布没有一点进了雪家的门,这年头弄红布的都是共党。傅朗西跟马鹞子理论了起来,马鹞子说自己只要把他跟那个说书的抓回去什么都好说了。傅朗西说抓了自己也没有用,到时候只要马鹞子跟杭家打起来就算是没有暴动也差不多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枪声,镇子里面准备暴动的年轻人都跟着董重里去了教堂找马鹞子。麦香去杭家找到了杭老大,说傅朗西现在为了杭家的事情已经被马鹞子扣在了教堂里面,现在他们却在这里做缩头乌龟。麦香说了一番话之后就去了教堂,杭老大也带着人去了教堂。

  天门口的人都去了教堂里找马鹞子算账,让马鹞子放了傅朗西,阿彩在教堂外面大喊着让马鹞子放了杭九枫。雪大爹在家里面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之后去翻了雪茄的东西,看到了关于革命的书籍。

  马鹞子同意放了杭九枫,并且送给了杭家一支枪为证,让杭家也放了马镇长,傅朗西让他们在教堂里面交换,全镇的人为证。马鹞子回到了教堂里面扇了杭九枫两个耳光,他说自己这么做不是因为怕了杭家,是缓兵之计,等下次回来就血洗杭家。杭九枫说自己记下了,这帐自己会算回来的。

  这时候杭大爹过来说人不能换,天门口有天门口的规矩,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杭九枫是没有宣誓的共产党预备党员,要是马鹞子在县城里面把杭九枫给放了到时候有那么多的人看着他,那他私放共产党的罪名到时候可就坐实了。马鹞子没有办法只好先放了杭九枫。

  傅朗西跟董重里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吵了起来,傅朗西说要是暴动不借助杭家的力量会有很大损失的,他决定再去杭家一趟。傅朗西去找了杭大爹,他告诉杭大爹说他可以不参加革命,但是杭家的人是要参加的,杭家的那门铁砂跑也要用。

  马镇长被杭老二带到了天门口外面的空地上捆在了树上,随后马老二就走了,马镇长在喊叫的时候过来了一个人杀了马镇长。段三国发现了马镇长的尸体之后大叫着回到了镇子上,马鹞子知道马镇长死了之后带着人打进了天门镇,傅朗西跟杭九枫带着人和马鹞子打了起来。

  这时候杭大爹绑了杭老二出来,他说既然有人看见杭老二是最后一个跟马镇长在一起的,那么这个罪名就由杭老二来承担。正当两方都剑拔弩张的时候雪大爹带着镇子里的女人出来了,在雪大爹的讲和下,双方都暂时放下了兵器,没有发生打斗,这场看似就要发生的暴动也没有实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冯团长临走的时候又去了雪家,他见了雪大爹之后告诉雪大爹共产党迟早会来天门口,共产党就是打土豪分田地的,他们雪家家大业大,以后要多加小心。随后冯团长告诉雪大爹说他在镇上最不放心杭家,而雪大爹最明事理,以后镇上的事情还要靠雪大爹多多费心。雪大爹听后明白的点了点头。

  董重里和杭九枫在一起谈了起来,他告诉杭九枫说如果真的想见识见识共产党干的大事就让他第二天去金寨接一个人,随后又给了他一张字条,让他拿着字条去金寨就能见到一个叫傅朗西的人,然后把他带到这里。杭九枫听后问他来天门口干什么,董重里说他只要把傅朗西带回来就知道了,随后自己放下了字条就走了。

  杭九枫回了家之后跟杭大爹在一起吃饭,他知道了董重里是共产党的事情,随后把杭九枫所在了屋子里,让杭老大看好他。董重里正在给常守义讲述共产党的理论,杭大爹找到了董重里,告诉他说天门镇容不下共产党。

  就在天门镇被冯团长接管之后不久那个曾经闹得天门镇风风雨雨的人狗头回来了,杭大爹在半路上带着人拦住了狗头,说了一番话之后让狗头好好想想,狗头去了雪家。狗头去了雪家之后告诉雪大爹说自己是来还钱的,并且还多带来了一万块大洋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雪茄。

  雪茄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坚决不答应,傅朗西来到了天门口,杭九枫见到了傅朗西,那一刻,他的心里燃烧起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傅朗西跟董重里还有常守义三个人成立了天门口苏维埃临时小组,傅朗西说自己先住在常守义家,就说自己是常守义的弟弟是来养病的。

  狗头的女儿再去天门镇的半路上遇见了雪茄,两个人本来互不认识,但是狗头的女儿跟雪茄说了一番话之后认出了雪茄,还说自己叫阿彩。阿彩知道雪茄要逃婚,也没有阻拦,雪茄告诉阿彩说自己要去重庆,他已经结过婚了,并且还有一个女儿,说完之后自己就匆匆的走了。

  在雪家,来了不少的亲戚和有声望的人来参加雪茄的婚礼,这时候熊管家慌慌张张的跑到雪大爹的身边说雪茄不见了,雪大爹听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奈之下他想让熊管家假扮雪茄,先熬过今天,等到第二天狗头走了之后一切就好说了。但是熊管家听后死活不同意,雪大爹把新郎的衣服塞给了熊管家之后就通知下人赶紧敲锣打鼓的闹起来。

  雪大爹紧张的回到了座位上面之后被杭大爹看出了马脚,杭大爹说自己有事就先走了,以免到时候让雪大爹下不来台。这时候阿彩从大门外面进来了,他大声地说了新郎官雪茄已经逃婚了,狗头看见了自己的女儿之后才明白了过来,马县长跟下面的人看起了热闹,笑了起来。

  阿彩当着大家的面淡定的说今天这婚是结不成了,大家吃好喝好都散了吧,但是要是有人敢拿这件事情以后来笑话雪家那么就不会让他们又好下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彩买完东西之后抽空去梅子住的地方,她想看看雪茄的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阿彩见了梅子跟雪柠之后说自己是雪茄的表妹,然后就拿起了她们的行李让她们跟着自己,随后阿彩去了布店里跟着马队长娶了红布,她告诉马鹞子说杭九枫就是杀狗头的凶手。

  马鹞子把杭九枫给抓了起来,阿彩本来是想给杭九枫开个玩笑,但是没有想到马鹞子当真了。马鹞子告诉阿彩说事实的真相他自己会调查清楚地,让阿彩回天门镇给杭家的人带个信。阿彩回到了天门镇之后把红布给了傅朗西他们,并且告诉他们说自己把杭九枫给害了,让他们去救出杭九枫。

  杭家老大拿着枪去雪家找阿彩算账,雪家的人都不敢出来说话,这时候梅子站了出来呵斥了杭老大一顿,杭老大灰溜溜的走了。杭大爹知道了杭老大拿着枪去了雪家之后惩罚了杭老大,随后又抓来了马镇长,让马镇长给马鹞子写信说要是杭九枫少了一根汗毛自己就不客气了。

  马鹞子看了马镇长的信之后决定回天门镇,傅朗西找到了杭九枫,他告诉了杭九枫马鹞子的真实目的,他想把杭家跟共产党扯在一起,然后治治杭家,就算是杭家放了马镇长那马鹞子也一样会带着兵过来。杭大爹没有听进傅朗西的话,傅朗西也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的身份。

  雪家的丫鬟杨桃端着水去给梅子洗脚,说是这是规矩,雪家的儿媳妇都要洗脚的。这时候阿彩在门外听见了之后就生气的推门进来,然后把脚放在了盆子里让杨桃给她洗脚,还让杨桃把鞋子给她穿上。雪柠看不过去了就拉起了杨桃,说不让阿彩欺负穷人。

  雪大爹找来了段三国,他告诉段三国说现在镇长的位置已经空了好久了,他让段三国做镇长的位置,并且告诉段三国说只要把镇子里的外乡人都赶走了,他镇长的位子就可以坐稳了,段三国听后飞也似的跑走了。梅子弄来了一架钢琴,她弹了起来,镇子上的人听到了琴声之后都放下了手里面的东西静静地听了起来。

  傅朗西见到了雪柠,雪柠知道梅老爷子被反动派杀害的事情,傅朗西给梅子说了冯霁青的事情,还说了自己准备革命的事情。梅子说自己不想看见战争流血,她只想带着雪柠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傅朗西给梅子和雪柠照了一张相留作纪念。

  到了下午的时候马鹞子带着人来到了镇上,段三国在半路上看见了他们之后赶紧跑回镇子里面报信。段三国把马鹞子过来的事情告诉了杭老大,杭老大安排好了人手在门口等着马鹞子。

  马鹞子带着人去了教堂里,傅朗西早就在教堂里面等着马鹞子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自己是来镇上养病的,并且也给马镇长打过了招呼,马鹞子听后说自己是来抓共产党的,阿彩从镇子上买来的红布没有一点进了雪家的门,这年头弄红布的都是共党。傅朗西跟马鹞子理论了起来,马鹞子说自己只要把他跟那个说书的抓回去什么都好说了。傅朗西说抓了自己也没有用,到时候只要马鹞子跟杭家打起来就算是没有暴动也差不多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枪声,镇子里面准备暴动的年轻人都跟着董重里去了教堂找马鹞子。麦香去杭家找到了杭老大,说傅朗西现在为了杭家的事情已经被马鹞子扣在了教堂里面,现在他们却在这里做缩头乌龟。麦香说了一番话之后就去了教堂,杭老大也带着人去了教堂。

  天门口的人都去了教堂里找马鹞子算账,让马鹞子放了傅朗西,阿彩在教堂外面大喊着让马鹞子放了杭九枫。雪大爹在家里面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之后去翻了雪茄的东西,看到了关于革命的书籍。

  马鹞子同意放了杭九枫,并且送给了杭家一支枪为证,让杭家也放了马镇长,傅朗西让他们在教堂里面交换,全镇的人为证。马鹞子回到了教堂里面扇了杭九枫两个耳光,他说自己这么做不是因为怕了杭家,是缓兵之计,等下次回来就血洗杭家。杭九枫说自己记下了,这帐自己会算回来的。

  这时候杭大爹过来说人不能换,天门口有天门口的规矩,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杭九枫是没有宣誓的共产党预备党员,要是马鹞子在县城里面把杭九枫给放了到时候有那么多的人看着他,那他私放共产党的罪名到时候可就坐实了。马鹞子没有办法只好先放了杭九枫。

  傅朗西跟董重里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吵了起来,傅朗西说要是暴动不借助杭家的力量会有很大损失的,他决定再去杭家一趟。傅朗西去找了杭大爹,他告诉杭大爹说他可以不参加革命,但是杭家的人是要参加的,杭家的那门铁砂跑也要用。

  马镇长被杭老二带到了天门口外面的空地上捆在了树上,随后马老二就走了,马镇长在喊叫的时候过来了一个人杀了马镇长。段三国发现了马镇长的尸体之后大叫着回到了镇子上,马鹞子知道马镇长死了之后带着人打进了天门镇,傅朗西跟杭九枫带着人和马鹞子打了起来。

  这时候杭大爹绑了杭老二出来,他说既然有人看见杭老二是最后一个跟马镇长在一起的,那么这个罪名就由杭老二来承担。正当两方都剑拔弩张的时候雪大爹带着镇子里的女人出来了,在雪大爹的讲和下,双方都暂时放下了兵器,没有发生打斗,这场看似就要发生的暴动也没有实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梅子跟阿彩两个人在家里面也说起了话,阿彩说她好像开始喜欢上梅子了,两个人还有雪柠在家里面放起了音乐跳起了舞。雪大爹回家之后猜想杀马镇长的人一定不是杭家的人,他决定去教堂里见一下傅朗西。雪大爹找到了杨桃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去教堂,说只让杨桃嫁给董重里,也算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以免将来打土豪的时候打了自己。

  麦香去镇公所给马鹞子送饭,马鹞子说麦香也不算是穷人,要是共产党暴动了那麦香也要被打土豪的。随后马鹞子还欺负了麦香,麦香去找了董重里问他什么时候才可以革命成功,自己才可以不受欺负,董重里说革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她耐心等待。

  马鹞子派了个人去县里给黄县长报信说在天门镇发现了几个大共产党,还有个从俄国回来的,他自己不敢独占功劳,让黄县长带着人也去天门镇来一起抓人。黄县长点齐人马准备去天门镇抓住那几个共党。傅朗西去了杭家,他劝说杭大爹一起革命,杭家只有在半路上打马县长带来的人的伏击才有可能活下去的机会。

  雪大爹带着杨桃去找了董重里,他给董重里了一条快抢还有好多发子弹,还把杨桃许配给了董重里。雪大爹告诉董重里说让他带着杨桃还有傅朗西赶紧逃命去,马鹞子肯定会去找黄县长搬救兵,这时候外面想起了枪声和炮声。

  杭九枫带着人在天门口外面跟马县长带来的人交上了火,傅朗西准备去接应杭九枫,这时候杭老大带着杭家的人跟着傅朗西出来了,要一起去跟着他干。杭九枫带着常守义等人用家里的炮药炸跑了黄县长带来的人,随后傅朗西带着他们跟着杭老大一起去镇公所就杭老二。

  傅朗西带着人在镇公所门口跟马鹞子的人打得十分激烈,傅朗西在停火的时候进到镇公所里面找到马鹞子说给他一条活路,就是放了杭老二,以后不许再来天门镇报复。等到他下一步攻打县城的时候让马鹞子做个内应,随后他给了马鹞子五分钟的时间考虑,自己就出来了。

  马鹞子有点被逼的狗急跳墙了,他逼着杭老二穿上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他的连给遮了起来,随后往门外扔了一颗手榴弹就把杭老二推了出来。杭老二在走向傅朗西他们那边的时候被马鹞子从后面一枪给打死了,杭九枫跟杭老大看到了之后恼怒的不行,带着杭家的人冲进了镇公所。

  这时候马鹞子偷偷地藏在了马镇长的棺材里面,没有被杭家的人找到,傅朗西让人赶紧守好每个路口,随后带着人去抓马鹞子。马鹞子看见外面的人跑远了之后就翻墙跳到了雪家,阿彩发现了马鹞子之后问他是谁,马鹞子说自己是杭老二,随后自己不理阿彩就赶紧跑走了。

  阿彩拿着枪追着马鹞子遇见了梅子和雪柠,随后她们三个人一起找起了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彩他们没有找到那个进来的人,这时候马鹞子用刀逼住了雪大爹,威胁阿彩放他一马,阿彩用枪指着马鹞子让他老实点。杭大爹不让老大和杭九枫进杭家的大门,让他们跟着傅朗西去革命,别丢了他们杭家的面子。阿彩说因为马鹞子抓过杭九枫,所以今天不能放过他,一定要把他给抓了交给傅朗西。马鹞子害怕的胡言乱语,许诺给了阿彩好多东西希望阿彩放他一马。

  这时候傅朗西进到了雪家,马鹞子惊慌失措已经快被折磨疯了,傅朗西让阿彩先出去休息,随后他跟马鹞子说起了话。马鹞子放了雪大爹,随后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以后他就是革命军在县城的内应了,只要马鹞子帮助他们攻打中心县城,以后他就是革命队伍的骨干了。随后傅朗西把马鹞子的武器和衣服都还给了他。

  在街上的人嚷嚷着要打土豪分田地,要吃油穿绸过好日子,但是傅朗西制止了他们,在清点人数的时候段三国没有来,雪大爹跟杭大爹也没有来。傅朗西告诉大家说第二天就去打县城,让他们知道什么是革命,什么是集体,要在战火里面锻炼锻炼他们。雪大爹把自己家里跟杭家又地窖的秘密告诉了熊管家,让他要守好,出来外面不能乱说,这是留着保命的。

  老大回家想把自己家里面的铁砂炮拿出来用,但是杭大爹不借,这时候傅朗西去找杭大爹,说了现在的形势和自己的计划。杭大爹听后说傅朗西可是真够狠的,他们家杭老二犯了杭家的家规其实早就该死了,只是自己的心没有那么硬。傅朗西给杭大爹说他们革命是为了砸碎一个旧世界,杭大爹听后说他跟雪大爹都不会与革命队伍为敌的,只不过他心里精明得很。

  董重里去雪家找雪大爹出面去给新成立的天门镇苏维埃政权说句话,但是雪大爹耍着心眼气走了董重里。这时候雪大爹叫来了段三国,他告诉了段三国董重里跟杨桃的事情,雪大爹说自己知道段三国的心思。段三国说自己知道现在的局势这么乱,要雪大爹给段三国指条明路。

  雪大爹告诉段三国说傅朗西的苏维埃政权自己是一定不能去的,万一哪天他们走了政府军回来了自己是第一个要倒霉的。随后雪大爹让段三国去跟着傅朗西一起,他说段三国也是穷人,和革命的人都是阶级弟兄,要是参加革命了肯定会得到天大的好处的。

  傅朗西跟董重里在教堂里成立了天门镇苏维埃临时政府,他们成立了鄂豫皖苏区天门口独立大队,傅朗西担任天门口独立大队政委,随后他又安排了一些队伍里的骨干。杭九枫在外面一直自言自语,他想跟阿彩表白,大家在教堂里面闹哄哄的庆祝刚刚成立的苏维埃政权,没有一个人愿意先离开,每个人的心理面都充满着热血与激情。

  马鹞子被傅朗西搁下了一只耳朵放回县城之后在生着闷气,他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抱着他那机关枪在发着脾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雪柠知道苏维埃成立了去教堂里找傅朗西,她告诉傅朗西说自己听了一个晚上,她觉得这样革命真好。傅朗西集合了队伍一起出发去攻打中心县城,杭大爹还有雪大爹他们都在家里面想着事情。麦香在半路上给傅朗西送吃的,希望他能够早点回来。

  马鹞子在县城里心理面想着傅朗西让他听见炮响就开城门的事情,他心理面再不断地捉摸着利弊关系。随后马鹞子集合了队伍告诉他们说今天放假一天,让他们把枪都锁起来。傅朗西带着人埋伏到了县城的外面,杭老大架好了炮等着傅朗西的命令。

  傅朗西看约定的时间到了之后马鹞子没有动静,他让杭九枫和杭老大摸进县城威胁一下马鹞子,散播谣言马鹞子已经投了共产党,断了他的后路。这时候常守义想打先锋就去了城墙下面。城上的自卫队队员开了枪,傅朗西一看常守义坏了他的计划就命令大家开炮。

  这时候杭九枫跟杭老大进到了县城里逼着马鹞子打开了城门投了共产党,杭老大打开城门说胜利了,傅朗西他们心理面松了一口气。杭九枫告诉马鹞子说他们现在是革命战友,要是他敢背叛革命就割了他另一只耳朵。傅朗西到了县城里面之后告诉大家说这次攻打县城自卫队起了重要作用,从今以后自卫队就跟独立大队是一家人了。

  傅朗西给他们安排了任务,命令大家砸开金库,拿走县城里全部的武器弹药,随后带着队伍离开县城。部队在离开县城的时候杭九枫掉队了,傅朗西让队伍停下来等他,杭九枫过来的时候冯霁青的并已经理他们很近了,傅朗西命令大家向天门口进发。杭九枫回到天门口的时候遇见了阿彩,两个人碰撞出了爱的火花,大家也都看出了杭九枫跟阿彩之间的情愫。

  傅朗西看到大家打完胜仗都跑回家之后跟董重里商量着还是要去找杭大爹,问问他天门口的人到底想要什么。傅朗西去找了杭大爹,问了他对马鹞子的看法,杭大爹说马鹞子一个人翻不起什么打的风浪,再说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傅朗西的部队,还可以防着马鹞子。

  随后杭大爹也说他现在就是担心傅朗西的人就是太团结了,因此才会有想住大房子,吃好的穿好的,睡漂亮女人的念头,这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要想让天门口的人发下现在的好日子跟着他死心塌地的干革命,只有让傅朗西娶个天门口的女人,这样才能知道天门口的人到底想要什么。

  马鹞子的人因为受不了共产党的那一套所以不想干了,有个带头闹事的想要把枪也带走,这时候杭九枫出来开枪打死了那个人。马鹞子听到枪声之后带着人跟杭九枫对峙了起来,傅朗西赶过来才控制了局面,这时候他急火攻心吐了一大口血倒了下来。傅朗西撤消了杭九枫敢死队长的职务,让马鹞子兼任,还把杭九枫关了起。(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鹞子的人因为受不了共产党的纪律还是走了一部分,冯霁青的一个人刚到了天门镇外面,但是还没有进攻镇子就掉头走了。傅朗西让马鹞子带着他的机枪去把跑了的人给追回来,杭老大担心马鹞子跑走了就不在回来了,傅朗西说自己对马鹞子是用人不疑,他告诉马鹞子说自己在镇口的河边等着他回来。

  马鹞子拿着枪出来之后心理面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队伍找回来,傅朗西坐在村口的河边等马鹞子回来。这时候麦香过来跟傅朗西说话,她说自己也想加入共产党,问傅朗西自己行吗,随后还问傅朗西干革命的女人能结婚生孩子吗。傅朗西听后说当然了,麦香给了傅朗西吃的东西之后就自己跑走了。

  马鹞子找到了自己的手下,那些人都不想让马鹞子跟着共产党干,马鹞子说自己既然已经跟了共产党就不想以前的事情了。阿彩说杭九枫把她的枪给抢走了,傅朗西说杭九枫肯定是去追马鹞子了,他担心两个人见面了会出事就叫来了杭老大跟其他的人。

  傅朗西也担心马鹞子会跟杭九枫发生误会,自己也拿着枪追了出去。董重里跟杭老大带着人在天门镇外面的道路上修建工事,有些人担心打不过冯霁青的队伍想撤退,但是董重里说天门口是他们的根据地,不能撤,要替党守住这里,为革命流血牺牲的时候到了。

  傅朗西找到了杭九枫跟马鹞子,他们两个人还在半路上打退了冯霁青的一小股队伍。傅朗西表扬了马鹞子,对杭九枫死自从禁闭室跑出来的事情要在关他十天的禁闭,马鹞子给杭九枫求了情,想跟杭九枫化解了以前的恩怨,但是杭九枫没有接受马鹞子的好意,自己去了禁闭室。

  马鹞子的心里面难受了起来,他感到自己融入不到这支队伍里面。傅朗西去麦香的店里面吃饭,麦香跟傅朗西说了家里面有个好女人的好处,麦香含沙射影的给傅朗西表白着自己的心意,傅朗西说他们苏维埃里面还真是有个人想找一个天门口的女人。

  阿彩去看被关禁闭的杭九枫,阿彩给杭九枫说了自己的事情,说自己想过安稳的日子,杭九枫想让阿彩一起参加革命。傅朗西告诉大家说他们现在要撤离,想圣堂山撤退,大家都问为什么。傅朗西说现在冯霁青的队伍现在已经向天门镇进攻了,现在撤离正好可以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雪大爹跟镇上住的人都在商量着要是政府军过来该怎么办,冯霁青的队伍进到了镇子上之后被阿彩给看到了。冯霁青去了杭家,他说自己这次登门就是专门来看望杭大爹,没有别的意思。冯霁青问了杭大爹那铁砂炮的事情,随后冯霁青又给杭大爹说了一番话自己离开,他这次是专门来给杭大爹示威的。多年风雨不倒的杭大爹此时也感到了一种危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冯霁青随后又去了雪大爹家,他告诉雪大爹说不能老在家里躲着,别以为在国共之间玩一些中庸自保的招数就能两头不得罪,雪大爹说自己知道了。冯霁青听后笑了笑说自己听说梅子住进了他们家,梅子的父亲是自己的恩师,自己想见一下梅子。

  梅子跟冯霁青说了雪茄的事情,这时候雪柠跑过来了,她看见了冯霁青之后就趴在冯霁青身上咬了一口,雪柠情绪激动地说自己外公的死都是他们的人干的。冯霁青找到了雪大爹还有镇上的人说自己听说雪大爹又推荐了一个新镇长,他自己想去看看这个新镇长到底是什么人。

  冯霁青去了段三国家,他告诉段三国说能不能当镇长自己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他想跟段三国单独聊聊。段三国让自己的老婆跟女儿先出去,冯霁青问了段三国一些事情还有镇子上的情况,问段三国独立大队的事情。冯霁青问段三国镇子上的人都是谁跑了,段三国心惊胆战的说了出来。

  段三国说完之后冯霁青告诉段三国说自己还想喝一碗他们家的水,冯霁青知道段三国家里面藏有其他的人,他叫那些人出来之后说政府会给他们一起重新做人的机会的,因为他们都是受了傅朗西的蛊惑,连什么是共产党都不知道还干革命。

  冯团长给段三国说国军给富户门打仗那些富户门也要做点什么,随后他告诉段三国说让他多收那些富户门半年的税,算是他当镇长的第一份公务。冯霁青还告诉段三国说让他当镇长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是个传话的人,但是可以保全他们一家人的性命,段三国听后战战兢兢的接下了。

  镇子上的地主老财们知道冯霁青要走的消息之后都害怕独立大队的人会打回来。马鹞子想着傅朗西不相信他,这次撤退一直到最后傅朗西还没有告诉他,还让杭九枫断他的后。马鹞子生了叛变的念头,他打死了一个共产党人之后带着自己原来的人走了,他受不了走到哪里都被人猜疑的滋味。

  傅朗西跟其他的人听见枪声之后跑了过来,他们知道马鹞子叛变了革命,发誓会报仇的。傅朗西也因为马鹞子叛变的事情气的生了大病,他告诉梅子说自己要结婚了,只有把自己变成天门口的人才能让天门口的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干革命。

  独立大队的一些人煽动者大家打土豪的情绪,打了当铺老板之后嚷嚷着要分雪家的财富,他们拿着东西砸着雪家的大门。他们砸开了大门之后去抢了雪家的东西,这时候雪柠出来问傅朗西呢,独立大队的人这才停住了手。

  马鹞子回到了冯霁青的队伍里,冯霁青说马鹞子应该知道叛变的下场,他准备杀了马鹞子。马鹞子说自己是受了傅朗西的蛊惑,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他杀了独立大队的肖副队长,冯霁青说他要去黄安跟共产党打大仗,没有功夫理他。直到马鹞子说出了自己在独立大队有内线的消息冯霁青才没有杀他。

  傅朗西知道了李裁缝煽动者大家去抢了雪家的东西之后狠狠地批评了那些人,雪大爹在家里面坐着等着自己家被抢的东西给送回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傅朗西找到了林大雨,问了他退出独立大队的想法,在傅朗西的逼问下林大雨说了李裁缝就是马鹞子的人,林大雨还说了自己想入党的事情。傅朗西给林大雨说了一些入党要遵守的章程之后问他对组织还有没有什么要求。林大雨听后说自己想娶了镇子上的一个寡妇,她是麦香。

  有些富户门拿着雪大爹写的东西去教堂里找到了董重里说事情,雪大爹也过来了,傅朗西找到了杭大爹,杭大爹说打掉雪家天门口的富户就都老实了,拔掉杭家,在天门口闹事的也都现了原形了。雪大爹在家里面自言自语着说这话,他还是想让杨桃嫁给董重里,让苏维埃的人别来自己家里面闹事。

  李裁缝等熊管家出来之后问了他雪大爹对苏维埃的人去他们家闹事的看法,熊管家说雪大爹有点害怕苏维埃。李裁缝让熊管家把雪大奶给杀了然后再嫁祸给共产党,熊管家一下子慌了神,他说这样做不好吧,李裁缝威胁他说如果熊管家不做就告诉雪大爹说他就是狗头的内应。

  傅朗西告诉梅子说自己想取一个天门口的女人,是麦香,梅子听了之后说傅朗西这样做会伤了雪柠的心。傅朗西找到了麦香问她愿不愿意嫁给自己,麦香说自己愿意,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害怕。

  杭大爹给行老大说自己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让他和老三不要丢杭家人得脸面,他说自己看他们跟傅朗西走的道自己看能走得通,让他跟老三就不要回来了。随后杭大爹还说自己的后事不让他们两个人操心,自己已经打理好了,还让老大照顾好老三。

  董重里在教堂里组织那些夫人们给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和穷人们捐些钱,但是那些富人们都不愿意,他们都说天门口最富的是学家跟杭家,他们不捐自己也不捐。这时候麦香过来捐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十七块银元,还说自己准备结婚了,杭大爹过来捐了八千块银元,雪大爹也捐了一万元,大家都高兴的不行。

  杭九枫跟阿彩假扮夫妻去了城里,两个人住了一间房,杭九枫告诉阿彩说自己想让阿彩嫁给他,不让她再惦记雪家的人了,人家都有老婆了。这时候自卫队的人来客店里排查共产党,店里的老板说他们俩是刚来的小夫妻,自卫队的人这才走了。

  杭九枫说自己来县城是为了找马鹞子算账,而阿彩的心里面感到杭九枫一心只想着好勇斗狠,说陪自己逛街买衣服都是假的。阿彩自己去找了马鹞子,杭九枫出来找阿彩的时候在客栈遇见了马鹞子,马鹞子拿着机关枪对那客店老板说他放跑了两个共产党。随后他回保安团命令大家全城搜捕。

  阿彩去了马鹞子家,她一见马鹞子的老婆就哭着说马鹞子睡了他还不负责任。马鹞子的手下告诉了马鹞子说刚才有个女的过来找他,去了他们家,马鹞子听后赶紧回了家。马鹞子的老婆看见马鹞子回家之后让他带来的人出去,然后就跟马鹞子闹了起来。这时候阿彩出来逼住了马鹞子的老婆,说要马鹞子的另一只耳朵,马鹞子听后情绪失控的拿枪走了火,失手打死了自己的老婆,杭九枫赶紧从房上跳了下来救走了阿彩。(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彩跟杭九枫两个人在郊外生了堆火一起说这话,阿彩心里面想着杭九枫的为人和性格。雪柠知道傅朗西就要跟麦香结婚了,她心理面十分的难受,她想找个地方逃开,离开这个地方。雪柠告诉梅子说她爱着傅朗西。

  傅朗西跟麦香准备结婚了,他告诉董重里说自己还有几件事情心理面不踏实,独立大队的人都高兴得不行,庆祝着傅朗西跟麦香的婚礼。傅朗西告诉麦香说他们今天能不能用一种新的形势来迎接这种美好的日子,随后傅朗西宣布了麦香跟杭老大入党的事情。傅朗西也在婚礼上面给大家说了现在的形式,敌人正在疯狂的反扑着苏区,他们也要离开天门口转移进山打游击。雪柠离开了天门镇去上海读书。

  马鹞子派的人没有找到杭九枫,阿彩和杭九枫打扮了一番之后找到了县城里面跑江湖的人物,随后杭九枫给马鹞子送了一封信,上面写着今天午时取她的耳朵。马鹞子看了之后告诉手下说只要杭九枫一出现就把他杀了。有人煽动着马鹞子的丈母娘去找马鹞子算账,马鹞子告诉大家说任何人不许靠近自卫队,如果有人靠近就地枪决。马鹞子强打着精神提心吊胆的守着他的自卫队的大门。

  杭九枫跟阿彩收买了一些当地的地痞流氓,告诉他们要想赚自己的钱就要替自己办事,随后他又给这些人安排了要怎么做。马鹞子又收到了杭九枫送过去的一封信,吓得连饭都不敢吃了,保安团的人有些都再晚上偷偷地逃走了,白天还有很多人在保安团的门口闹事,马鹞子的精神都快崩溃了。

  黄县长带着人找到了杭九枫,杭九枫绑了一身的手榴弹威胁住了黄县长。黄县长去保安团找到了马鹞子,杭九枫在黄县长身上绑了一颗手榴弹,自己在门后用绳子牵着。黄县长手里面拿着水让马鹞子先喝点,马鹞子拿过水壶和起了水,这时候杭九枫出来用刀顶在了马鹞子的脖子上。杭九枫给马鹞子说了一番话之后割下了马鹞子的另一只耳朵。

  在杭九枫带着阿彩大闹了县城之后马鹞子跟着冯霁青的队伍又进攻了天门口,傅朗西带着人撤进了天堂山,马鹞子虽然丢掉了一只耳朵却夺回了天门口,而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傅朗西选中了林大雨成为了共产党在天门口的交通员。林大雨在这段时间里发挥了不一般的作用。

  马鹞子带着东西去了段三国家,他想娶段三国的女儿线线做大房,段三国不答应,这时候线线出来呵斥了马鹞子。马鹞子告诉段三国去通知镇上的人,让他们去杭家大门口聚齐了,他要接杭家的铁砂炮一用。(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马鹞子带着镇上的人去了杭家的大门口叫门,他说现在能不能就镇上人的命就看他杭大爹的了。马鹞子叫了几个人跪在杭家的门口,告诉他们说要是叫不出杭大爹他们都要死。马鹞子在杭家的大门口打死了一个人之后杭家的大门开了,马鹞子派了几个人进去搜。

  几个人搜了一圈之后说院子里没有人,只有一口棺材,马鹞子让人打开棺材仔细搜,随后自己也进了杭家的院子里。马鹞子走到棺材前面之后掉到了杭大爹挖的地洞里,杭大爹在马鹞子身上放了一些炸药,给马鹞子说了一些话之后说先留着马鹞子一条命。

  雪大爹知道了之后说杭大爹要走了,自己去送杭大爹一成。杭大爹在自己和马鹞子身上都绑上了炸药,让人抬着他的棺材一起走了出来,杭大爹边走边说着自己的经历,天门口的人都随声附和这。杭大爹见到了雪大爹之后两个人相视而笑,随后雪大爹跪了下来,杭大爹拉起了雪大爹之后就走了。雪大爹仰天长叹说天门口的江湖义气和男儿血性都跟着杭大爹一起走了。

  杭大爹死后镇子上又发生了好多事情,马鹞子找了雪大爹,给雪大爹说以后让他分清形式好好地想一想,想要雪大爹跟着他做镇上的镇长。雪大爹假装自己摔断了腿,等马鹞子走后自己进了家里的地道里面,他告诉熊管家说不许跟任何人说自己躲在这里,还说然他把自己书房的门给锁起来,要是有人问了就说自己不便见人。

  冯霁青去天门镇找到了马鹞子,告诉他说什么时候他杀人杀的手都不抖了就不会做恶梦了,冯霁青给马鹞子说了一番话之后就走了。冯霁青去雪家找了梅子,他跟梅子说了马鹞子夜夜做恶梦的事情,梅子说她到是觉得马鹞子病的是件好事。冯霁青说自己回家的路正好路过天门口,可以顺便来看看梅子。

  林大雨去跟傅朗西接头,他告诉了傅朗西镇子上的情况,傅朗西让他去摸清镇子上敌人的兵力,还让他注意段三国。林大雨临走的时候告诉傅朗西要好好对麦香,不许欺负麦香,他自己心里面是喜欢麦香的。梅子拿着药说是去看望雪大爹的伤势,熊管家问了雪大爹之后说雪大爹不让梅子去看了,他自己伤在腿上也不方便。

  梅子告诉熊管家说让他哪天有空陪着自己把雪家的账目看看。雪大爹在地窖里面天天的读书,也想明白了一些道理,他说现在的世道变了,向他们这样的人都已经跟不上了,这也是杭大爹一心求死的原因吧。李裁缝晚上拿着个铁钳出来了,他跑到杭家想去把杭家院子里的洞给填上,林大雨悄悄跟在李裁缝的后面吓跑了李裁缝。随后他自己决定下到那个大洞的里面看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